资讯目录

News category

联系方式

Contact Us
 · 电话:0510-87566868/87833711
 · 传真:0510-87565988
 · 网址:www.alkhwajh.com
 · 地址:宜兴屺亭街道凯旋路19-5号
 · 邮箱:lxg@alkhwajh.com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PP滤芯为你揭秘:净水器泡沫,滤芯以次充好普遍
PP滤芯为你揭秘:净水器泡沫,滤芯以次充好普遍
  • 作者:    来源:无锡旭晔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时间:2016-8-11    点击:1392

    空气与水——人类生存最重要的两样元素,在各类环境污染事件中,逐渐成为主角。

  2015年4月16日,国务院公布《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显示高层对水污染问题的重视。

  中国日趋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在备受诟病的同时,也成为巨大的商机。

  在互联网上,因环境污染而热销的产品,被统称为“环境附生物”,最典型的就是空气净化器和净水器——前者缘于肆虐全国的雾霾,后者则缘于近年来频发的饮水安全事件。

  2014年12月,本刊刊发了封面报道《解密空气净化器》,这次则是净水器。

  从许多方面来说,两者都极其相似——

  同为环境附生物;

  给自己贴上健康标签;

  拥有一个爆发前夕的新兴市场;

  组装型产品;

  生产加工技术门槛低;

  可以无须投入研发力量;

  疯狂的贴牌;

  价格虚高;

  鱼龙混杂……

  下面两组截然相反的数据或许可算是目前净水器市场的真实写照:

  一方面,2014年中国净水器的年销量为798万台,销售额达120.6亿元,较2013年326万台的年销量和72.3亿元的销售额分别增长了145%和67%。(数据来自行业研究机构奥维云网)

  另一方面,江苏省质监局2015年3月公布的60个批次净水器产品的抽检结果显示,有36个批次的净水器产品不合格,不合格率达到60%;而国家质检总局在2014年7~11月对上海、江苏、浙江、广东、福建等地33家净水器生产企业的抽检结果显示有13家企业部分产品不合格,占抽检总数的40%。其中包括重金属砷、铅含量超标等问题。

  净水器的表面,笼罩着一层灰色的泡沫。

  是什么造成了家用净水器产品从数百元到数万元不等的良莠不齐?

  谁该为质量问题负责?标准的制定者,监管者,还是企业自身?

  消费者又应如何选择,如何甄别?

  净水器,污水器?

  净水器,顾名思义是为了净化饮用水。然而,假如没有严格按照生产规范,

  没有使用真材实料,没有透明的售后服务,一台净水器也便成了一台污水器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王元元 特约撰稿李晓鹏/北京 浙江慈溪报道

  换乘3次交通工具,安徽商人张广庆(化名)颇费了一番周折才抵达目的地——浙江省慈溪市附海镇。作为一家电器企业的业务负责人,他此行的任务是为公司即将在10月推出的净水器产品寻找靠谱的代工厂。

  张广庆的公司此前并未涉足净水器领域。在向多位业内同行咨询合适的代工厂之后,所有人给出的建议都指向了小镇附海。

  “听说附海聚集了近百家净水器代工厂,一位同行拍着胸脯告诉我,在那里绝对能找到合适的。”张广庆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他的公司做净水器的雄心来自于迅速膨胀的市场。

  行业研究机构奥维云网(AVC)向《瞭望东方周刊》提供的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净水器的年销量为798万台,销售额达120.6亿元,较2013年326万台的年销量和72.3亿元的销售额分别增长了145%和67%。

  而且,做净水器似乎没什么门槛——资金不多没关系,没有研发力量也没关系,可以选择贴牌。附海镇的工厂就提供贴牌代工服务。

  然而,低门槛必然会付出相应的代价:江苏省质监局2015年3月公布的60个批次净水器产品的抽检结果显示,有36个批次的净水器产品不合格,不合格率达到60%;而国家质检总局在2014年7~11月对上海、江苏、浙江、广东、福建等地33家净水器生产企业的抽检结果显示有13家企业部分产品不合格,占抽检总数的40%,其中包括重金属砷、铅含量超标等问题。

  一个因日渐频发的饮水安全问题而迅速膨胀的市场,一个消费者的认知还存在着诸多盲区的产品,净水器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2015年4月初,《瞭望东方周刊》实地探访长三角地区的净水器生产基地,试图解开谜团。

  净水器小镇崛起

  1986年,中国最早的净水器产品——“仙童”牌净水器诞生于长三角地区。在“仙童”的带动下,长三角地区在上世纪90年代聚集了全国八成以上的净水器生产企业。

  AVC生活电器事业部总经理杜天龙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目前以浙江慈溪为代表的长三角地区出产的净水器产品,能占到全国净水器总产量的50%左右。也就是说,国内每卖出10台净水器,就有5台产自这一区域。

  从慈溪市区驱车15公里就能到达附海镇。这个位于慈溪市东北部、邻杭州湾、面积不足25平方公里的小镇,是浙江省内乃至长三角地区数一数二的工业重镇。公开资料显示,该镇2012年的地区生产总值为26.8亿元,目前辖区内仅家电企业就有1200多家。

  “来对地方了。”这是张广庆对附海镇的第一感觉。

  初来此地的人都会有这种感觉——这里的一切都被打上了净水器烙印:小镇入口处矗立的巨幅净水器广告牌、公路两侧错落有致的净水器生产厂房以及净水器专卖店。

  当地一家净水器生产厂的老板贺炜(化名)告诉《瞭望东方周刊》,附海目前有近百家净水器生产厂,4年前,这里还不足20家。

  在自己创业开办净水器工厂之前,贺炜在距离附海不远的沁园集团(以下简称沁园)工作。该公司是目前国内净水器行业的知名企业,旗下的“沁园”牌净水器在国内市场占据近20%的份额。

  在杜天龙看来,沁园也是附海能成为净水器生产基地的重要因素,“这样的行业巨头具有非常大的带动力,能够吸引整个产业链在其周边地区聚集。”

  得益于在沁园的积累,贺炜和另一个同事在2011年底辞职创办了自己的净水器工厂。

  此时也正是附海净水器产业崛起的一个起点。

  AVC的数据显示,2011年和2012年中国净水器年销售额分别达到29.2亿元和40.2亿元,同比增长了25%和37%。

  得益于国内净水器市场需求的增加,附海的净水器生产企业开始以成倍的速度逐年增加,最终达到目前的近百家规模。

  如今,附海已经成为业内有口皆碑的“净水器小镇”,每天吸引着无数像张广庆这样的外地客商。

  当地另一家净水器生产厂的贴牌业务负责人告诉本刊记者,他最多时一天接待了十几拨客户,常常是几个客户同时坐在会议室听他介绍产品。

  肮脏的工厂

  在吸引全国客户的同时,附海也备受业内人士的批评和质疑。

  一位曾多次到过慈溪的业内专家告诉本刊记者,当地企业为了追求利益,对净水器的生产规范并不重视,“不管是大工厂还是小作坊都存在着违规操作的现象,并且没人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在实地探访中,本刊记者亦看到类似的情况。

  在一家名为宁波XX环保电器有限公司的企业,记者看到车间被分割成四个部分,两个隔间用来安装整机的零部件、一个用来测试产品、一个用来包装产品。

  在零部件区域,几名工人徒手将放置在地上的线路接口、螺丝、包装外壳等逐个装到已经成型的整机上。在一个被简单隔离的测试车间,两名工人将机器放在一排排水龙头下进行所谓“性能测试”,旁边的地上随意摆放着诸多裸露滤芯的净水器。

  该公司OEM负责人李伟(化名)告诉本刊记者,测试的目的并不是检测产品过滤效果的好坏,而是测试产品各个部件衔接是否紧密,是否出现漏水现象。

  至于为何不对净水器的滤芯进行测试,他解释说,滤芯一旦用水测试后使用寿命就会大大缩短,如果产品不在一定时间内发货很可能无法使用,“再说,滤芯都是新的,没法拆开测试。”

  在不大的测试间里,共有40个水龙头接口,一次可以测试40台已经组装完成的整机产品,整个测试过程仅需几分钟就能完成。

  记者注意到,工人们在整个测试操作过程中,并未佩戴手套一类的卫生隔离装置,随意接触净水器的各个部件。

  贺炜告诉本刊记者,按照相关部门的要求,净水器的组装和包装车间要分开,且组装车间应铺设无尘地板,工人在进入车间操作时也要穿干净的工作服。

  前述专家说,这样粗放式的操作存在很大的卫生隐患,容易使空气、水甚至人手上的细菌附着在机器内部,给水质造成污染。

  实际上,这家工厂的规模相对还算较大,一些小作坊的违规情况更是不堪入目。

  本刊记者在当地辗转找到了一家小作坊——员工共5人,其中两个是老板,剩下3个是工人。

  该厂位于一条远离街区的胡同内,如果不是工厂负责人带路,外人恐怕根本找不到。厂房是从当地村民手中租来的一栋三层楼房,楼房的二层就是产品的生产车间。在几十平方米的空间内,3名工人正在进行产品的组装,地下铺满了包括滤芯在内的各种零部件。

  该厂负责人王军(化名)告诉本刊记者,产品进行组装后就直接装箱打包,并无测试环节,“滤芯都是从一些大企业采购,已经经过测试,绝对没有问题。”

  而经过工人们简单组装的机器就这样被装箱,运往全国各地出售。

  “净水器是为了解决水质污染问题而产生的,如果因为生产过程的不规范而导致净水器部件的污染,那净水器就变成了污水器。”前述专家说。

  被调包的活性炭

  导致净水器质量不过关的主要原因就是滤芯。作为净水器的核心部件,滤芯的好坏直接关系到净水效率的高低。

  以国内市场目前最畅销的RO反渗透净水器为例,其标准配置是五层过滤系统,依次为PP棉滤芯、颗粒活性炭滤芯、压缩活性炭滤芯、RO逆渗透膜滤芯、后置活性炭滤芯。其中,包括颗粒炭、压缩炭和后置活性炭在内的三层滤芯都属活性炭材质。

  中国对于涉水产品的检验指标中包含有四氯化碳、********等有机物的检测。“这些东西属于小分子有机物,只能通过活性炭来去除。”北京公众健康饮用水研究所常务所长赵飞虹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说,活性炭是净水器最关键的原料,也是最容易出问题的。

  本刊记者调查发现,净水器滤芯中使用劣质活性炭以次充好的现象极为普遍。

  在多家净水器生产厂家,企业负责人均对本刊表示,活性炭的价格差异大,客户可以选择低价位的活性炭。

  另一家名为宁波XX环境科技有限公司OEM经理张艳(化名)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活性炭的优劣其实很容易分辨,“可惜消费者并不具备这样的辨别能力。”

  张艳说,质量好的活性炭每吨15000元左右,质量差的活性炭每吨4000元左右,两者价格相差近4倍。王军则说,在当地还能买到每吨1000~2000元的低价活性炭。

  按道理说,净水器的5层滤芯按照不同的功效应使用不同的材质,但张艳告诉本刊记者,很多厂家的净水器中三层活性炭滤芯使用的都是同样材质、同样价位的活性炭。

  “对于整机成本就不高的净水器来说,这个差价已经能够大大压低成本了。”贺炜说,一方面生产商为了降低贴牌成本会弄虚作假、一方面客户为了利润会主动提出使用低价活性炭,“这两种情况都很普遍,有些生产商甚至会在同一批次的产品中把高低价位的活性炭掺杂使用。”

  这种情况下,净水器的过滤效果自然不能保证。

  北京公众健康饮用水研究所曾对来自上海、广东、张家口等地的6个知名净水器品牌进行过活性炭性能测试,结果显示无一合格。“整体来说,净水器的活性炭质量是不过关的。”赵飞虹说。

  此前,中国疾控中心环境与健康相关产品安全所也曾对336件家用净水器水处理材料进行过性能测试,得出的结论是,活性炭滤芯已经成为影响家用净水器水处理元件卫生安全的重要因素,也成为制约家用净水器整机卫生安全的关键因素。

  “那些不达标的劣质活性炭不仅不能吸附有机物质,而且还会向外释放脏东西,实际上是无效的。”赵飞虹说。

  三倍差价的秘密

  除了活性炭,净水器的另一核心过滤层——RO逆渗透膜滤芯(以下简称RO膜)也是存在猫腻较多的部件。张艳说,目前净水器标注使用的RO膜主要有3种,国内的汇通RO膜、韩国的世韩RO膜、美国的陶氏RO膜。

  汇通RO膜的生产商贵州时代沃顿科技有限公司,是目前国内最具规模的反渗透膜生产企业。而韩国世韩和美国陶氏都是国外比较知名的RO膜供应商,产品在中国市场非常畅销。

  “不论是从价格还是定位来说,汇通属于普通产品、世韩属于中等产品、陶氏属于高端产品。”贺炜说,价格的差异使得国内净水器生产商大多选择汇通膜,只有少数的大品牌选择的是世韩膜和陶氏膜,“差不多七成的国内净水器使用的都是汇通膜。”

  浙江XX水处理有限公司OEM负责人吕洋(化名)告诉《瞭望东方周刊》,汇通RO膜单价为45元左右、世韩RO膜单价为65元左右、陶氏RO膜单价为95元左右。“一个陶氏膜就能买两个汇通膜。”

  在这个体系之外,还有山寨膜——山寨的汇通膜和世韩膜。国内市场充斥着大量的山寨膜,外观跟正品一模一样,内行人都无法分辨。

  “这些山寨膜的市场售价普遍要低得多,比如山寨汇通膜单价可以做到30元以下。”吕洋说。

  对于在许多净水器生产厂家宣传中普遍提及的世韩膜,同样有很多仿冒品。“正规的世韩膜是在天津生产的,从珠三角那边过来的世韩膜几乎都是假的。”吕洋透露。

  附海当地一家净水器生产商告诉本刊记者,山寨膜在净水器行业内的使用已成风气,特别是一些以赚快钱为目的的贴牌商和主攻网络市场的小品牌。

  实际上,净水器的另一关键部件水泵也在生产商的选择中也存在诸多“可能性”。

  王军介绍说,国内净水器常用的水泵有两种,一种是佛山市三角洲电器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三角洲泵、一种是台湾邓元工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邓元泵。前者价格在90元左右,后者价格在60元左右,差别在于打压的稳定性和噪音的大小。

  在上述种种的成本压缩大法的作用下,附海的几家净水器厂商给本刊记者提供的市场热销净水器机型(包括厨下机和壁挂机)的整机贴牌价格多在390~580元之间,其中王军的工厂提供的一款厨下式五级过滤净水器的贴牌价只有130元。

  李伟还向本刊记者特别推荐其公司为美菱、沁园、先锋等品牌贴牌的一款经典厨下机。该机型根据颜色的不同价格在500~520元之间,而其市场售价则在1480~2288元之间,是成本价的3倍。

  本刊记者在参观李伟的工厂时恰好遇到工人正在搬运包装好的贴牌机。这批标注“上海申花电器企业发展有限公司”名称的净水器贴出的建议零售价是4980元。“一台净水器的市场售价一般都是其成本价的3倍。”王军说,净水器的成本价和市场价是经过计算的,并不是随口而来。

  按照他的说法,因为行业竞争加剧,售价在2000元左右的净水器是消费者购买意愿最强的产品,这就使得净水器的出厂价必须控制在500元左右,不然品牌商的利润没法保证,“售价和出厂价差3倍比较合理的,消费者能接受,品牌商也能赚到最多的钱。”

  滤芯更换陷阱

  张广庆在去附海之前曾作过市场调研,他发现目前市场上售卖比较火爆的净水器都带有智能显示功能,最大的优点是能够及时提醒用户更换滤芯。此次来附海,他就希望找到能够做出这样产品的生产商。

  在与多家厂商的交谈中,他发现这个原本在消费者眼中高科技的智能显示屏,其实“纯粹是为了吸引消费者的噱头。”

  王军说,所谓的滤芯更换提示是厂家依据每个滤芯的常规使用期限来设定的,并不是根据实际的过滤时间长短来判断的,并没有考虑到不同地区水质好坏对滤芯使用寿命的直接影响,“实际上很多滤芯的使用寿命都比常规时间短,提示是不准的,这对于用户及时更换滤芯反而是个错误的指导。”

  也就是说,等显示屏提示更换滤芯时,滤芯的合理使用期限已过,这样就会导致水质的二次污染。

  “滤芯只有定期更换才能最大程度避免二次污染,水质才能有保障,否则净水器就会变成污水器。”赵飞虹说,通常情况下,PP棉更换周期是2个月,颗粒活性炭是6个月,压缩活性炭是9个月,RO膜和后置活性炭是2年。

  不过,在前述业内专家看来,目前净水器的问题不是不及时更换滤芯,而是更换滤芯太频繁。《中国厨电用户使用习惯调查研究报告》也显示,滤芯更换频率高已经成为净水器被诟病的第三大问题。

  本刊记者调查发现,滤芯更换频繁实际上存在人为设计的情况,这其中的根本原因在于,滤芯已经成为经销商赚取利润的主要来源。

  “一台净水器卖出去的利润是固定的,并且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净水器的价格也在不断下降。”吕洋说,相比之下,滤芯是需要定期更换的,给经销商带来的利润源源不断,“不管是大品牌还是小品牌都要依靠滤芯更换带来的利润。”

  吕洋说,一个进价3元左右的PP棉滤芯被净水器品牌商卖到20元,活性炭滤芯、RO膜等也都抬高到几十元到上百元不等。本刊记者在某电商网站上搜索发现,活性炭滤芯的替换装售价多在60~99元之间,RO膜则多在百元以上,其中安吉尔一款RO膜售价130元,美的一款RO膜售价285元,一款打着进口标签的陶氏RO膜甚至卖到320元。

  “一套滤芯换下来得500元左右,更换一次滤芯的利润率就跟一台整机差不多。”吕洋说。

  “这仅仅是滤芯的更换价格,很多厂家还会收取一定的服务费,这样消费者后续的花费更多。”王军告诉本刊记者,一些小品牌为了增加利润常会给消费者提供一些价格便宜的滤芯,以此来增加更换滤芯的次数。

  在调查中,甚至有当地的净水器生产商暗示可以通过在整机中使用劣质滤芯来增加消费者更换滤芯的频率。

  不过,即使是一些大品牌,滤芯更换也存在一定的问题。曾为某知名品牌净水器代理商的何涛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一些大品牌把更换滤芯等售后服务环节全都交给代理商负责,而代理商则常用低价劣质滤芯替代品牌的专用滤芯,以提高利润。

  激战净水市场

  多数“跳水”企业看中的是净水器行业隐藏的巨大利润,

  并不愿意投入过多资源进行产品研发,惯用的方法就是代工贴牌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王元元 王辉辉/北京 浙江慈溪报道

  2015年3月22日“世界水日”当天,博天环境集团(以下简称“博天”)正式推出了博乐宝互联网智能净水器。3月23日,这款净水器亮相京东众筹,6小时内就突破了1000万人民币。

  实际上,博天的主业是水环境整体解决方案,面向的是工业级客户,这是其首次杀入家用消费市场。

  吸引博天的,是一个潜力巨大的市场。

  “预计2015年净水器市场仍将保持59%的增长率,销售额达192.3亿元。”奥维云网生活电器事业部总经理杜天龙在接受本刊采访时表示,这个发展潜力巨大的市场才刚刚开始爆发。

  中国质量检验协会净水设备专业委员会常务副理事长顾久传则给《瞭望东方周刊》算了一笔账:“中国有近14亿人口,4亿个家庭,如果四分之一的家庭使用净水器,每台售价2000元,就是2000亿元的市场规模。”

  专业队PK明星队

  2015年4月8日,主做污水处理的另一家企业碧水源推出了最新的纳滤智能净水器。实际上,早从2010年开始,这家企业已连续在国内市场推出多款纳滤和超滤净水器。

  在博天董事长兼总裁赵笠钧看来,水处理企业做净水器具有天然的优势。“我们本身拥有丰富的净水技术积累和经验,这正是包括电器生产巨头和材料供应商等其他企业所不具备的。”

  不过,相较这些在消费级市场品牌认知度不太高的专业型公司,真正在国内市场占据优势地位的,是那些与净水行业毫无瓜葛但品牌却家喻户晓的家电企业。

  “家电巨头们拥有多年积累的品牌影响力和知名度,还有分布广泛的销售、维修、售后服务网络,这些都是他们的产品推广优势。可以说,家电企业确实在市场上占得了先机。”博乐宝科技有限公司(博天全资子公司)CEO迟娟在接受《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坦言。

  然而,即便技术积累和品牌优势两样都没有,很多企业还是浩浩荡荡地杀进来了。

  最典型的就是主做太阳能热水器起家的四季沐歌,其净水器随着2015年第三季《我是歌手》的热播像病毒一样植入到了亿万观众的耳朵里。

  还有一些让人大跌眼镜的“战士”——碧桂园、杉杉、欧派、比亚迪等这些分布于房产、服装、家居、汽车的企业,连安利、完美、无限极、中脉这类直销企业也来凑热闹。

  “蛋糕大的时候谁都想吃一口,不在乎是不是内行。”业内人士苏伟对本刊记者说。

  “不过,巨头舍得砸钱,往往能够弥补其劣势。杉杉、碧桂园、比亚迪、欧派等企业在净水器上的投入多在上亿元,这是传统净水器企业所不能比的。”苏伟说。

  鱼龙混杂在代工天堂

  “一方面这个行业的门槛较低,另一方面这个行业前景诱人,利润很大,所以企业不需要有很多钱,有想法就能进来。”迟娟说,目前全国4000家净水器生产企业中,有3000家以上都没有卫生部颁布的涉水批件(全称《涉及饮用水卫生安全产品卫生许可批件》),属非法生产。

  而这些企业的梦想之所以可以并不困难地实现,则有赖于中国这个制造业大国深厚的代工沃土。

  本刊记者调查发现,净水器代工企业多数集中在以深圳、中山为代表的珠三角地区和以浙江慈溪、江苏无锡、昆山为代表的长三角地区,仅在浙江慈溪附海镇就聚集了上百家净水器贴牌和代工企业。

  实际上,附海当地企业并不讳言为国内某些知名品牌商代工的事实,反而把这个作为其拉拢客户、宣传企业的金字招牌。这些代工企业还很热衷向客户推销各大品牌的热门贴牌机型,并辅以详细的配件参数及价格,甚至告诉客户哪些构件可以通过做手脚来压低成本。

  “贴牌现象在业内已经成为一种常态,只不过大品牌隐晦地做,小品牌明目张胆地做。”苏伟说。

  大多数家电品牌推净水器都通过两种途径:一种是像美菱、荣事达、扬子等直接贴牌入行;一种是像九阳、美的这种通过与国外企业的技术合作间接贴牌入行。

  九阳是与韩国Picogram公司合作,作为其产品和技术在中国地区的唯一授权企业,所售卖的净水器来自韩国;美的在2006年12月与韩国净水企业清湖联合成立美的清湖净水设备制造有限公司,通过出资的方式引入清湖的技术生产净水器。

  本刊记者在浙江慈溪的调查也证实,美菱、先锋、扬子等确实存在贴牌现象。在一家名为宁波XX环境科技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记者亲眼看到“皇明”的净水器正在组装打包。该公司负责人张艳(化名)告诉本刊记者,其公司为包括皇明、太阳雨在内的多家太阳能企业生产贴牌净水器。

  在苏伟看来,多数涉足这一行业的企业只想赚取其中的巨大利润,并不愿意投入过多的资源进行产品研发,“所以贴牌无疑是最完美的选择,掏钱买货、收钱卖货就行了。”

  不断蜕变的产品

  对于消费者来说,激烈的市场竞争也能带来好处,比如价格。

  中怡康的数据显示,2014年直饮机和纯水机的价格均出现下跌。以沁园为例,在2014年线下净水设备市场上,1月沁园净水器的平均单价是2300元,8月已降至1899元。

  当然,最引人瞩目的变革还是智能化。对于消费者来说,传统净水器没有内部运行的监控和界面显示,无法观察到机器的工作状态,也无法便捷地掌握滤芯的耗损情况。而智能化的设计则准确击中了消费者的这一产品痛点。

  据本刊记者的不完全统计,包括海尔、美的、3M在内的多数净水器品牌都已推出智能化净水器。

  博天此次推出的净水器主打功能也是互联网智能化。迟娟说,该产品在智能系统中嵌入了WIFI模块,配合净水器的水质检测探头,能把水质净化数据实时传送到手机APP,同时净化数据还能传输到载有国家环境监测总站的地表水数据的水质地图上,使居民全面了解饮用水的水质。

  在水质地图的基础上,博乐宝根据全国各地水质的差异为消费者提供了个性化的产品。

  “比如高含氟地区一定要用反渗透类型的净水器,北京地区水硬度比较高,就要用纳滤类型的净水器。也就是说,同一款产品根据使用地区的不同,使用的滤芯会有差异。”迟娟说。

  中国家电网发布的《中国高端家电市场报告》预测,到2015年底将有近60%的用户会选择“智能化”家电。

  尽管净水器实质上是一个组装产品,但用什么材料组装,如何组装,可以使产品的品质和体验大大不同。

  博乐宝净水器在推出之前曾经花了长达半年的时间做实验,以便找到性能最好的滤芯。“国内市场很多产品使用的滤芯不合格,但消费者无从辨别,而我们要公开所有的滤芯供应商,随时接受消费者查验和监督。”迟娟表示。

  此外,博乐宝净水器还去除了现有净水器中储水桶的设计。“这种桶时间一长就会长出一层滑滑黏黏的膜,等于说用户每天喝到的水细菌含量超标几千倍。”迟娟说。

  对于许多“跳水”的巨头们来说,还有更大的野心。

  “净水器势必会成为智能家居的一个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中国质量检验协会净水设备专业委员会常务副理事长顾久传说,包括美的、海尔推出的智能净水器都是其智能家居战略的一部分。

  在他看来,如今的净水器市场既是竞争的战场,也是淘汰、整顿和洗牌的过程,“现在的几千家企业未来大部分会被淘汰,剩下的可能只有30家左右大企业,品牌高度集中。”

  标准之争

  现有的标准完全可以满足行业发展需求,之所以屡屡出现产品质量问题,

  看似与推荐性标准有关,实则是监管执行层面出现了问题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王辉辉/北京报道

  生产不规范,产品不合格,谁应为鱼龙混杂的净水器市场负责?

  每当出现问题,舆论往往把原因归咎于“标准缺失”和“没有强制性标准”,然而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是一种惯性误读。

  “推荐性标准不等于没有约束力。现有的标准完全可以满足行业发展需求,之所以还屡屡出现产品质量问题,其实是执行和监管层面出现了问题。”多次参与净水器标准编制的全国家用电器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秘书处主任李一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实际上,随着净水器产品的不断更迭,国家标准也在随之改进和修订。

  李一透露,与现行净水器国标相配套的《家用和类似用途净水机性能测试方法》(以下简称《测试方法》)也已经完成了制订工作,计划于2015年下半年发布。同时,针对市场上出现的新的产品类型,也将编制相应的标准。

  钻标准漏洞

  关于净水器的产品标准,目前有两个国家标准、十多个行业标准,再加上卫生和电器安全方面的标准,基本上涵盖了市场上的主流技术手段和主要产品类型。

  其中卫生安全和电器安全方面执行的是强制性标准,其他性能标准均为推荐级,并不强制企业执行。

  社会普遍认为,目前涉及净水器的标准五花八门,又相对分散,且大多不具有强制性,缺乏一个国家层面具有强制性的整机标准。这就很容易导致一些企业选择性地忽略标准要求,使用一些技术概念或者漂亮数字进行商业炒作。

  以重金属的去除为例,按照现行标准,产品只要能够去除铅、铬、汞、砷中的任何一种,就可以宣称能够去除重金属,但是具体能够去除哪种类型,去除率是多少,并不强制要求企业在产品标注中说明。其他杂质的去除率同样不强制要求企业明示。

  “于是某些净水器企业,包括一些知名品牌,在产品宣传中称,能够有效去除99%的细菌、铁锈、余氯、重金属、泥沙等。但产品明示含混不清。”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专家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本刊记者发现,包括A.O。史密斯、沁园、3M、美的在内的净水器畅销品牌,没有一家对去除率、废水率等净水器的核心参数进行公示。而美的、净邦的某些产品甚至对额定总净水量都没有明示。海尔 HRO5003-5的产品宣传中称可彻底去除重金属、病毒和农药,但是在产品铭牌中对去除率只字未提。

  “其实对于整个行业来说,99%的去除率只是基本的水平,100%也是完全可以做到的。”上述专家说。

  长期从事水处理技术研究的中国水利企业协会脱盐分会秘书长郭有智也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以现在的反渗透净水技术,水中的细菌100%能够去除,90%以上的钠镁离子和其他绝大多数的污染物都可以去除。”

  国家标准是最低门槛

  因此,一有净水器出现质量风波,就能听到“呼吁出台强制性国标”的声音。

  “并不是因为一些标准不重要,才成为推荐性标准。这只是国内为区别强制性标准而规定的分类方法。”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中国的标准按执行方式的性质分为强制性和推荐性两类。

  《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准化法》明确规定,保障人体健康,人身、财产安全的标准和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强制执行的标准是强制性标准,其他标准是推荐性标准。

  就净水器而言,凡是涉及人体的健康安全和环保的内容被列为强制标准,属于技术法规,生产企业必须执行。而涉及产品性能的,如净水器的净化技术、净化能力等,为推荐性标准,推荐给产品生产商使用,厂商可以选择执行也可以不执行,但国家鼓励产品厂商积极采用执行。

  在国际上,产品的性能标准基本上是规定一种测试方法,大家使用同一种方法,在同一个平台上,比较产品性能的高低,然后采取企业明示的方法,让消费者去选择。

  李一表示,这也符合市场需求多样化的规律。在他看来,很多消费品针对不同的消费群体,有不同的性能设计,有中高档产品,也有相对低端的,如果国家对产品性能标准也作强制性要求,就取消了这种差异性,不符合市场经济规律。

  “在推荐性标准上,社会普遍认为国标应该是最高标准,事实上这是一种认识误区。”李一告诉本刊。

  目前,中国有4级推荐性标准,包括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地方标准和企业标准。消费者普遍认为,国家标准是最高的,企业标准是最低的。然而恰恰相反,国家标准只是最基本的门槛,要求更基础、更通用。

  “例如在国家标准中,合格净水器的含盐去除量是85%,这是一个很低的要求。”郭有智告诉本刊记者。

  而企业标准则是最高的。事实上,《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准化法》明确规定,企业标准应严于国家标准或者行业标准。这也是一些执行企业标准的大品牌产品质量好的原因。

  “国家下一步的标准化改革,应该就是鼓励企业提高自己的企业标准,使企业首先在标准上具有竞争力。”李一认为。

  标准从严更要监管从严

  “推荐性标准虽然不具有强制性,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任何约束力。它的约束力来自于行业的监管和消费者的监督。”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告诉本刊记者。

  按照相关规定,国内生产并在国内销售的产品应标明所执行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或企业标准的编号。除了强制性标准之外,对于推荐性标准,企业虽然可以选择不采用国家或行业标准,但仍要明示它所采用的其他标准,如地方标准或企业标准。

  同时,产品一旦不符合这些明示标准也属于不合格,厂商应承担产品质量责任。

  “推荐性标准通过在产品上的明示,转变成为对产品具有约束力的标准,进而转变成为对产品生产者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标准。这就是推荐性标准的约束力所在。”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认为。

  他认为,产品质量监管部门也可以通过法定程序,将推荐性标准引入指令性文件,而使其具有相应的行政约束力。

  “推荐性标准一样具有约束力,企业不执行或执行不到位一方面是自身的道德问题,另一方面则可能是监管不到位。”李一表示。

  1999年后,原国家卫生部对净水器实行行政审批的市场准入制。然而,审批检验只是针对出水水质和卫生指标,并不涉及产品的电器安全、材料、工艺和生产环境等其他影响产品质量的因素。企业在拿到卫生批件之后,其整个生产、销售过程都缺乏有效监管。

  “卫生许可作为一种产品质量监管手段,很容易导致有许可才有监管,本身就存在一定的缺陷。”中国质量检验协会净水设备专业委员会常务副理事长顾久传对《瞭望东方周刊》表示。

  他说,目前中国拿到卫生批件的企业只有1000多家,一半以上的净水器生产企业没有卫生许可。“没有行政审批手续就不会有监管。”

  即便是有卫生许可批件的企业,也存在监管乏力的问题。各地的质量监管部门除按上级要求,集中检查、突击行动外,一般都是“民不举,官不究”。而各级疾控中心也只是检测出水水质和卫生指标。国家层面的质量检查,检测项目相对全面一些,但是每次抽检到的品牌和企业数量,对于数目庞大的家用净水器生产企业来说,无疑是九牛一毛。

  新国标即将发布

  事实上,与现行净水器国标相配套的《测试方法》也已完成了制订工作,将于2015年下半年发布。

  “在整个准体系中,方法标准的价值在于它对产品的测试方法进行统一规范,为区分产品的优劣确定基准。”参与此次《测试方法》编制工作的国家家用电器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净水器性能研究与测试中心副主任王统帅认为。

  全国家用电器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从2007年开始着手净水器相关国家、行业标准的制修订工作,目前已经形成比较完善的标准体系。

  《测试方法》制订的过程中,争论较多的地方在于物质去除率的评价方法。

  一种观点认为,应该采用原有的五点加标法进行测试评价,另一种观点则认为应该执行国际通用的全程加标法。

  显然,加标点越多所得出的测试结果越接近于设备真实的去除效果,对设备的要求也就越严格。

  “企业对此是有异议的,但最终我们达成了一致,规定采用全程加标法。”王统帅表示,“我们这样设计,也是为了更加真实地模拟实际情况,增加检测的科学性。”

  据了解,此次《测试方法》的制订,在产品重金属去除率、结构安全和静水流量的标注和测试上,也进行了比较详细、合理的规定。

  以重金属去除率的测试和标注为例,按照现行的测试标准,企业只需要有一个重金属去除率,就可以宣称产品对重金属有去除效果,而对铅、铬、汞、砷每种常见重金属具体能够去除多少,并不需要测试和标注。新《测试方法》规定,企业宣称对哪些物质有净化效率,就必须对这种物质进行相关的去除实验。

  在产品结构安全方面,对净水器的不同类型、不同直径的部件和整机进行了明确的划分,并在金属部件的测量方法上,增加了新的规定。除了考量金属部件是否发生破裂和漏水,还对它的纵向和横向伸缩比进行了更加细化的规定。这是为了避免零部件在压力或者高压的情况下,发生变形,导致设备破裂漏水。

  “从技术上来说,新《测试方法》明确定义了原来一些产品标准中模糊的测试实验条件,提高了操作测试的可重复性和再现性。比如压力、水温不再是一个参考范围,而是规定了具体的数值,对出水水质也缩小了范围。”王统帅说。

  “从国家对净水器的质量检查的数据来看,情况并不乐观。所以,我们在制订新《测试方法》时,充分参考了国内外的标准,力求更科学、更合理、更接近于实际。在标准上,把一些不负责任的企业进行虚假宣传的漏洞给堵上。” 李一向本刊记者强调。

 空气与水——人类生存最重要的两样元素,在各类环境污染事件中,逐渐成为主角。
  2015年4月16日,国务院公布《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显示高层对水污染问题的重视。
  中国日趋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在备受诟病的同时,也成为巨大的商机。
  在互联网上,因环境污染而热销的产品,被统称为“环境附生物”,最典型的就是空气净化器和净水器——前者缘于肆虐全国的雾霾,后者则缘于近年来频发的饮水安全事件。
  2014年12月,本刊刊发了封面报道《解密空气净化器》,这次则是净水器。
  从许多方面来说,两者都极其相似——
  同为环境附生物;  给自己贴上健康标签;
  拥有一个爆发前夕的新兴市场;
  组装型产品;
  生产加工技术门槛低;  可以无须投入研发力量;  疯狂的贴牌;  价格虚高;  鱼龙混杂……  下面两组截然相反的数据或许可算是目前净水器市场的真实写照:  一方面,2014年中国净水器的年销量为798万台,销售额达120.6亿元,较2013年326万台的年销量和72.3亿元的销售额分别增长了145%和67%。(数据来自行业研究机构奥维云网)  另一方面,江苏省质监局2015年3月公布的60个批次净水器产品的抽检结果显示,有36个批次的净水器产品不合格,不合格率达到60%;而国家质检总局在2014年7~11月对上海、江苏、浙江、广东、福建等地33家净水器生产企业的抽检结果显示有13家企业部分产品不合格,占抽检总数的40%。其中包括重金属砷、铅含量超标等问题。  净水器的表面,笼罩着一层灰色的泡沫。  是什么造成了家用净水器产品从数百元到数万元不等的良莠不齐?  谁该为质量问题负责?标准的制定者,监管者,还是企业自身?  消费者又应如何选择,如何甄别?  净水器,污水器?  净水器,顾名思义是为了净化饮用水。然而,假如没有严格按照生产规范,  没有使用真材实料,没有透明的售后服务,一台净水器也便成了一台污水器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王元元 特约撰稿李晓鹏/北京 浙江慈溪报道  换乘3次交通工具,安徽商人张广庆(化名)颇费了一番周折才抵达目的地——浙江省慈溪市附海镇。作为一家电器企业的业务负责人,他此行的任务是为公司即将在10月推出的净水器产品寻找靠谱的代工厂。  张广庆的公司此前并未涉足净水器领域。在向多位业内同行咨询合适的代工厂之后,所有人给出的建议都指向了小镇附海。  “听说附海聚集了近百家净水器代工厂,一位同行拍着胸脯告诉我,在那里绝对能找到合适的。”张广庆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他的公司做净水器的雄心来自于迅速膨胀的市场。  行业研究机构奥维云网(AVC)向《瞭望东方周刊》提供的数据显示:2014年中国净水器的年销量为798万台,销售额达120.6亿元,较2013年326万台的年销量和72.3亿元的销售额分别增长了145%和67%。  而且,做净水器似乎没什么门槛——资金不多没关系,没有研发力量也没关系,可以选择贴牌。附海镇的工厂就提供贴牌代工服务。  然而,低门槛必然会付出相应的代价:江苏省质监局2015年3月公布的60个批次净水器产品的抽检结果显示,有36个批次的净水器产品不合格,不合格率达到60%;而国家质检总局在2014年7~11月对上海、江苏、浙江、广东、福建等地33家净水器生产企业的抽检结果显示有13家企业部分产品不合格,占抽检总数的40%,其中包括重金属砷、铅含量超标等问题。  一个因日渐频发的饮水安全问题而迅速膨胀的市场,一个消费者的认知还存在着诸多盲区的产品,净水器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2015年4月初,《瞭望东方周刊》实地探访长三角地区的净水器生产基地,试图解开谜团。  净水器小镇崛起  1986年,中国最早的净水器产品——“仙童”牌净水器诞生于长三角地区。在“仙童”的带动下,长三角地区在上世纪90年代聚集了全国八成以上的净水器生产企业。  AVC生活电器事业部总经理杜天龙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目前以浙江慈溪为代表的长三角地区出产的净水器产品,能占到全国净水器总产量的50%左右。也就是说,国内每卖出10台净水器,就有5台产自这一区域。  从慈溪市区驱车15公里就能到达附海镇。这个位于慈溪市东北部、邻杭州湾、面积不足25平方公里的小镇,是浙江省内乃至长三角地区数一数二的工业重镇。公开资料显示,该镇2012年的地区生产总值为26.8亿元,目前辖区内仅家电企业就有1200多家。  “来对地方了。”这是张广庆对附海镇的第一感觉。  初来此地的人都会有这种感觉——这里的一切都被打上了净水器烙印:小镇入口处矗立的巨幅净水器广告牌、公路两侧错落有致的净水器生产厂房以及净水器专卖店。  当地一家净水器生产厂的老板贺炜(化名)告诉《瞭望东方周刊》,附海目前有近百家净水器生产厂,4年前,这里还不足20家。  在自己创业开办净水器工厂之前,贺炜在距离附海不远的沁园集团(以下简称沁园)工作。该公司是目前国内净水器行业的知名企业,旗
  极速赛车开奖直播www.alkhwajh.com版权所有(C)2018 无锡旭晔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510-87566868/87833711    公司邮箱:lxg@alkhwajh.com    
地址:宜兴屺亭街道凯旋路19-5号    
 
0

苏公网安备 32028202000630号